Starfish

墙头太多。随缘更新。谨慎关注。

【巍澜衍生/风远】追忆少年时(一发完小甜饼)

点我看小年轻谈恋爱!!!不甜不要钱!!希望能够治愈你一天的疲惫✺





【注意:】
※本文情节有可能有OOC的现象


以及,这篇文章彻底送给面条~,哈哈哈答应你的短篇搞好了,虽然是全年龄向的但是哈哈,为了回应你给我写的校园甜饼,下一次吧我就开生贤的车了(应该!)
@毛猴味儿的面条

————————————————————————




「快抓住这甜蜜的爱,趁着青春的时候,青春一去再难,像是东流大海。
     ——《十四行》埃德蒙 • 斯宾塞」




林风插上耳机站在他们前高中旁边的小卖部门口,他在等章远。



现在不过是春寒料峭的三月初,这边的天气有点奇怪,还是有点薄凉,一点也没有春色的样子,仿佛还停留在前年冬季之前的秋天。




章远今天简单地穿了一件白色长袖衬衫,里面套了一件普通浅灰色的棉料短袖,他站在柜台前正在付钱。
仿佛是察觉到了恋人过度炽热的眼神,章远回头冲着林风露出一个新鲜的,爽朗的,冒着傻气的笑容。



林风摸了摸鼻子,感觉脸有些涩红。




奇怪,明明都已经和章远交往这么久了,他还是像那个当初怀着紧张,抱着希望,又在绝望中来回踱步徘徊的男孩,那个那时候准备给章远表白的男孩,容易害羞容易脸红。




耳朵里的歌里正播放着高潮,林风却把耳机摘了下来,因为章远提着塑料袋从远处向他走来,他站在阳光下的样子还是那么的明媚,那么的健康,仍然还和几年前的站在操场下的他如出一辙,脱尘自然。



“你买了什么,怎么突然说想要来学校旁边的小卖部买东西啊。”林风听到自己因为感冒而闷闷的声音。


章远拉开了塑料袋,“也没有什么东西,就是突然有点怀念之前了,就是我们高中的那段时间,就买了一下以前常吃的零食~”


林风笑了,其实也不用怀念,你啊,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他想。


“行吧,既然都到这儿来了,回去看看吧。”



章远的眼睛突然“铮”的一下就亮了,“好啊,刚好我也想回去,看一看都变化成什么样儿了。”林风可以从章远的瞳膜上看到倒映着的自己和阳光。




两人提着大包小包庆幸门卫大叔居然还是之前那个老保安,以前林风没少给他惹事儿,保安还顺利地认出了他们,破天荒的随意登记一下没有多做程序就放他们进去了。



“真的,第一次和你就这么两个人走在这么大的学校里。还挺有意思。”章远抬着头四处张望着怀念的母校,他瞥了眼林风然后用手拉紧了一下恋人脖子上的围巾“林风先生,都感冒了小心再着凉!”



林风抬手捏了捏章远的臂肌,“原来你也知道天气还有点凉啊?你还不听话,穿得那么少。到时候感冒了别说我传染给你的,就反过来怪我。”


章远本来想关心一下自家恋人结果把自己给栽坑里了,他看了看明显有点小生气的林风,他猛地往他嘴上啄了一口。“好啦,现在就是你给传染的,我就只赖你了。”



林风气极反笑,无奈地看着自己家小孩脾性一般的恋人“行了,羞不羞。”



章远这就不乐意了“怎么羞了!当初你不也站在这里,也是这样偷亲了我一口嘛,虽然亲的是脸不太一样,但你当初怎么就不羞啦?”



林风没想到这陈年旧事也突然被章远提起,他还真没得反驳,而且有点不好意思,脸也瞬间红透了。



那天是他们成为恋人的第一天,林风站在这里,在这个位置等着章远下课,那时候的林风还不太用功只是在普通班里苟且,而章远是重点班的尖子生,他们班那个长得像熊一样的语文老师特别喜欢拖堂,这下好了,本来原本约好恋爱第一天可以去隔壁的游戏城玩一场游戏,现在全泡汤了。


林风等得百般聊赖,却在看到章远兴冲冲地从楼梯下跑下来冲向他的时候,那个场景他永生难忘,那瞬间他感觉到了他的全部不满委屈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五年前的章远说“不好意思啊,可能没有办法去游戏城了,那头熊太能磨人了,居然拖了20分钟的堂!”



林风没有说话,他那时候满心满眼的都是章远,他大胆的想法促使着他往他恋人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如羽毛轻抚般的吻。那蜻蜓点水的触感却足以让名为章远的湖泛起涟漪掀起波澜。



他记得那天章远的脸很红很红。








嘴里传来酥软的触感把正在回忆中的林风唤醒,他回神一看原来是章远已经拆开了一包“酥软脆”的包装,往他嘴里塞了2个。




伴随着以前中午午饭后常常吃的零食的脆响,他们就像是从前那样,在暖洋洋的日光下,在这许久不见偌大的校园里散步。



“以前中午吃完饭的时候,你经常在这里打篮球,我有时候就吃着“酥软脆”在后面栏杆就会偷偷地看你打球。”林风咬碎了嘴里的“酥软脆”说道。“你高二那场和3班打的球赛,那个完美的三分球,如今还是记忆犹新。”


章远有些感动,他调笑道,“敢情我家小风子原来这么有能耐,中午没事儿不跑去鼓乐队训练跑来看我打球呀,真是万般荣幸。”




“看你打球哪有玩鼓有意思。”



章远被林风逗乐了,“得了吧你,还是你的鼓更重要些,何况我啊,已经打不出以前的球了。”




说到这时,
两人不禁同时都有些伤感,
高中时期的青葱岁月一去再难,
就像东流大海。





不过庆幸他们都搭上了那辆幸福的青春车,




每天可以从对方的吻中醒来,
可以陪对方在匆忙的人群中挤过,
可以和对方在烛光中共享晚餐,
甚至可以每晚在床上耳鬓厮磨。











他们爬上楼梯,来到曾经的教学楼,只可惜了没有教室的门钥匙只能远远的从窗户口看到那些桌子椅子。





他们庆幸,幸好新的主教室都在另一栋教学楼里,这边还是和五年前的差不多,桌子和椅子也都没有换过,上面还画着各种各样的涂鸦。




章远看到了以前他去林风教室串班时他在林风椅子背上写的“SB”。



林风扫过教室外还没漆过的白墙,看到了他自己曾经偷偷在白墙上写下的“LF+ZY=99”,不禁暗骂自己非主流,心中却泛起了一阵甜蜜。





章远也看到了他在墙上的留言,这次居然反常地没有调戏他,而是非常正经的口吻说道“感谢当年林风对我们的祝福吧。”




林风偷笑“那时候我其实还没给你表白。”

“怪不得我居然会喜欢你,原来你给我下了蛊!”

“是啊,这蛊你得小心,得中一辈子。”

“行了行了,就算我心甘情愿地栽在这位蛊王手里吧。”







……




以前跑教学楼的时候还觉得偏大的学校如今居然很快就逛完了,章远有点不舍。他拉着林风,把他带到了旧教学楼后的那棵大榕树下。





“林风,你还记得这里吗?”章远拿起手机他拍下那棵仿佛已经在这里扎根了几百年的大榕树。






“你觉得呢?可能就算我死了,我这辈子也忘不了这个地方吧。”





这里是五年前林风向章远表白的地方。






章远感慨道“没想到五年了,这里还是没有怎么变过。”






“是啊。”林风有多庆幸那时候万分勇敢的自己,他有多感谢答应他的章远。他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吹出一口冷气。






“五年前的那天,是你林风,宛若像一阵风一样吹进我的心。”章远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我如今却还是欠你一个告白,你也欠我一个承诺。”







章远他站在五年前林风站的位置,他深情地看着林风,阳光下的他显得煜煜生辉。


章远模仿着以前林风告白的样子,那个场景他至今都记忆犹新。




章远单膝跪下,






“林风,我喜欢你,我可以做你的新郎吗?”





语罢他从那个装满了零食的小卖部塑料袋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丝绒戒指盒,他轻巧地打开,里面放着2枚简单而精致的戒指。






林风那瞬间他感觉眼眶有点湿润而充盈,他却果真受不了这种青涩的而充满情怀的回忆。他拿起戒指,往自己手上套了一枚,又拿起另一枚挽起章远的手给他轻轻地套上。







然后他嘴角上扬,走上前,温柔地抱住章远,在他耳边回应道







“傻瓜,当然可以。”











三月初似乎终于来了一丝春意。









……






【END】















小彩蛋:






回到家中腻歪的两人:




“小调皮,居然比我早求婚。”林风有点不满,他曾幻想过千千万万种为章远求婚的方式,却没想到对方比他提前一步。




章远有点小骄傲,他窝在林风的怀里拱了拱“你都表白了,所以正好我来求婚嘛~你放心,婚期我都计划好了,你感冒好了以后我们就去马上结婚!”






林风揉了揉章远的头发“其实我感冒在回家的路上已经好了,今天穿得太多了还被某人迫围了个围巾,流了一身汗已经好……”





“啊啾!——吸溜吸溜——”






这次的喷嚏不是林风打的,林风挑着眉头看着怀中流着鼻涕的某人。






“风大侠饶命哇……!”




“章远,你过来!!让本大侠来帮你运♂动运♂动驱赶风寒!”






【彻底的END啦】





————————————————————————

呜呜呜呜呜呜,我真的好喜欢看小年轻谈恋爱啊,超级超级喜欢,超级超级可爱,
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风远他们给我就是无限的青春甜蜜美好的感觉,无论是那些藏在记忆里少年的青涩苦恼还是情窦初开时的纯真每一样都很戳我的点
(虽然我还处在这个时期,但是我明明像一个老阿姨一样只能在文里享受了∠( ᐛ 」∠)_)

所以这篇文真的算是我自己的心愿了!

希望大家喜欢这一篇的风远,
也希望风远能一直很美好的生活下去呜呜呜!
以及希望面条儿能够喜欢!!

评论 ( 5 )
热度 ( 41 )

© Star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