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fish

墙头太多。随缘更新。谨慎关注。

【冬铁/盾铁】有神论者(番外一,nc-17,3p)

!!!!!

brightside:

【番外一】说好的3p番外,有洁癖的同学请谨慎思考,然后选择是否右上角小叉叉。


下章内容会多不少,字数有点多所以分四次发,一个番外搞了两万多字也是奇怪。






【一】




    Tony从汽车底盘下钻出来的时候,听到了从外传来的脚步声。




    他转向了店门口的铁质卷门,在透着阳光的大门前,看到了站着的两个人影。


    一个对外开放的修理厂出现两个人影并不是件稀奇事,但是那人是和Lucky一块进来的,这就有些稀奇了。




    以Tony对同住者的了解,在这个小镇中不善交际的Lucky只有他这么一个朋友。所以Tony得不得多花了些时间盯着那个不速之客,看看到底是谁想和他分享世界上最好的Lucky。




    身材高大,金头发,长的倒是挺好看的。可是那双蓝色眼睛中的神情却让他本能的抗拒着。




    那蓝中烧着某种沉重的情绪,这让被盯着的Tony浑身僵硬的拘谨了起来。


    就像是我曾经欠过他钱似得,他不安的想到。




    Lucky在这时打破了这沉默对视的僵局,他朝着站在车旁的Tony,贴心的出声介绍道。




    “这是Steve,他得在我们这住几天。”




    Tony则是在这介绍中皱着眉的。




    “Tony Barnes,”




    他指了指自己,然后朝着那个高大的金发男人不情愿的伸出了手。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二】




    Steve没有想到Bucky说的“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Tony可能是世界上失忆过最多次的人了。


    他看向那两个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带着疲颓的感叹着。




    Steve并不是有心责备这个,考虑到对方所经历过的事情,Tony还活着的这个事实,就已经足够让Steve花上好些时间用于赞美神奇的大自然了。


    而且如果要说责备的话,应该要责备瞒了他整整一年,直到前天才决定告知他事实的Bucky。




    这让Steve看向厨房的眼神更加激烈了一些,那责备像是带着炭火的温度,可是他的老友Bucky在这带着温度的凝视中岿然不动,反而是他身旁的小个子男人像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他转过身,回头瞥了一眼沙发上的金发大兵。




    那瞥视走的太快,Steve没能来得及了解其中的意味。




    当他们坐上了餐桌时,“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Tony一边大口的嚼着意大利面,一边含糊的问道。




    “算是安保吧。”




    Steve快速的回答道。




    “哦,这样啊。”




    得到了答案的那人用沾着酱汁的手指挠了挠鼻子,他将注意力转回到了意大利面中,这份无言让原本就足够肃静的餐厅陷入了更加的令人坐立不安的沉默中。




    Bucky就是在这时挑着眉看向了身旁的金发友人,他丝毫都没有掩饰自己得意的笑容。




    “Tony,为什么不和Steve介绍下今天的午餐呢?”他用手指抹掉了Tony鼻子上的酱汁,用着十分兴致昂扬的语调。




    “毕竟这是我们一起做的。”




    说话的那人言语中都是虚情假意的友好,Steve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一切,Bucky此时无疑是在用尽全身力气的进行着宣誓主权这个行为,这是动物本能,但是Steve却无法让自己对于这种行为毫不动摇。




    Steve原本的欣喜在面前这种你侬我侬的日常温情中慢慢的发酵成了一种非常难堪的情绪。




    他处理着这两个惊天逃犯所留下来的烂摊子,为此精疲力竭,身心俱疲,而这两个家伙居然在镇子里过着两情相悦的小日子?


这也太不公平了。




    Steve猜测那些情绪让他的眼神变得有些过分了,因为Tony准备抬起的双眼瞬间耷拉了回去,他抽了抽鼻子,用着十分沮丧的语气嘟囔着。




    “我只是负责把面丢进水里而已,没有什么好介绍的。”




    “别这样,Tony,友好一点。”




    Bucky徐徐善诱的说话方式并没有让对方好受一些,Tony甚至是有些不耐烦的,他用叉子把面卷成大团的塞进嘴里,以图用这种方式逃避接下来的对话。




    终于,在Tony解决了面前那盘相当扎实的意大利面后,Steve找到了个插话的空隙,他看着对方面前那吃的精光的盘子,笑着说道。




    “这面做的很好吃。”




    对方则是丝毫不想接受这个赞美,他直接站起身,端着盘子和餐具走到厨房里叮叮当当的洗了起来。水声混合在瓷器碰撞金属的声响中,透漏着不耐烦的意味。


只剩下两个布鲁克林的老冰棍在这溢满尴尬的水声中面面相觑。








【三】




    Steve借住在修理厂的这几天,可能是他有生以来最遭嫌弃的日子,即使他还是一根布鲁克林的小豆芽时,也没有受到过如此惨无人道的待遇。




    他之前和老友Bucky说好的,为了弥补隐瞒一年之久的过错,让他在这待几天,确认一切没有问题之后再离开。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Tony所表现出来的抗拒让这几天变得格外漫长。


    而且如果说要形容下这抗拒的距离,大概有一整个屋子那么远。




    就像他们之间存在着什么神秘的对角线一般,不论Tony原本是在做什么,不论他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还是半夜蹲在冰箱旁偷吃,或者是Bucky凑在一起聊天,他都会在Steve出现的瞬间,僵硬着身体的逃开,逃到离金发的那人最远的地方。




    这种对待方式让受到优待的Bucky愈发的厚颜无耻的炫耀了起来。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最初黑发的士兵把Steve带玫瑰山小镇的时候,他的心跳的像是个上蹿下跳的猴子,满脑子都是想象的画面,想象着Tony看到了曾经的旧情人Steve会做出什么出格反应。




    比如说什么深情对视啊,搂在一起啊,以及更糟糕的,需要打马赛克的那种。




    Bucky十分紧张,他甚至捏坏了好几个车里汽修零件。




    结果Tony的反应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曾经不可一世的亿万富翁对于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美国队长,不仅没有产生兴趣,反而像是看到了什么需要躲避的怪物一般,极力的制造与对方的距离。




    这让Bucky宽慰的同时也有些担忧。




    要知道现在的Tony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他甚至能够接受欠费了半年修理费,却还颐气指使的顾客(当然,Bucky解决了这个),却不能接受一个和蔼可亲的美国男人在自己家借助几天?




    这也太奇怪了。




    所以他经常会想要提出疑问,却又每次都被对方寡言的亲近——突然凑上来的吻——给阻拦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Steve的到来了而产生变化,当每天晚上,他们例行的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时,Tony会在金发的那人出现时,更近向他这边凑来,甚至在Steve坐上了一旁的沙发后,他会攥紧Bucky的手掌,极力的朝身旁那人靠着,就像是为了躲避危险而产生的依赖似得。


    这让被依赖的那人极大的得到了心理上的满足。




    就像是小时候他和Steve曾经玩过的游戏,将一只小狗放在远处,看看最后那只小狗会朝谁跑去。




    Bucky猜测那些动物肯定是被一种叫做母性气质的东西所影响,所以在这游戏中那些小狗都会撅着屁股朝Steve跑去。


可是如今他赢了最重要的那个。




    这让Bucky有些忍不住的得意洋洋的了起来,他抬着眉毛看向Steve,那眼神中全然是称心如意的自满。对方则是在这眼神中,眉间皱起了沟壑。




    道德楷模美国队长的皱眉可不全是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负面情绪。Steve望着旧友乐呵呵的脸,却不由得担忧了起来。






【三】




    Bucky被恋爱蒙蔽了双眼,他没有。在这个黏黏腻腻的爱之小屋里,Steve是唯一清醒的那人。




    一开始只是直觉,关于细微的眼神和动作。


    比如说当他转过身后,如芒扎身的隐秘注视,那种交杂着忧虑与戒备的注视带着实体,像是细若游丝的线条激起了Steve的战士本能。




    接下来是时不时冒出来的小动作。像是不自然的眨眼和莫名其妙摔落在地的工具。


   


    Steve可不会把这些归结为“爱意“”冲动”或者是“心理创伤”,他曾经误会过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




    这些动作代表着忧虑,混合上之前的小个子修理家的一系列表现,Steve的直觉嗡嗡作响。


    那些含糊的声音在告诉他:Tony Stark在隐瞒着什么。




    这个猜测在他发现自己的行李被偷偷翻过后得到了确认。




    他的通讯器和电子设备留有被翻动过的痕迹,虽然作案者极力的让这行李像是与原先毫无区别。但是和那两个退休了几年的逃犯不一样,Steve刚刚才从对军火暴徒的剿杀中脱身,他的衣兜里甚至还有几块沾着血迹的石头,常年的战斗足够让他保持敏锐的发现这一切。




    虽然在这个小镇里需要与之战斗的,只有半夜跑来偷粮食的田鼠和春天发狂的公牛。但是这也不妨碍他大材小用的用上些平日里的技巧。




    他已经到达了敌人最后且是唯一的巢穴,所需要做的不过是再燃起扰乱视线的熏烟而已。




    Steve用自己的通讯器给废弃的频道发了条消息,有关于他此时所处的位置,目标可能潜在的火力,以及动手的时间。


    这条信息的去处将注定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接受到。    




    去处并不是Steve所需要的,他需要的,只有来处。


    来源于他的通讯器,会被某个惶恐担忧的窃贼所偷偷查看的通讯器。




【四】




    Bucky站在门口的位置,回头朝厨房里的人。




    “Tony,你确定今天不和我一起去超市了吗?”




    被喊到名字的那人头也不抬的埋在焊接零件的工作中,好像那是世界上唯一能吸引他注意的事情。




    “还有工作。”




    他微微别着头,提高音调的说道。




    这个回答让Bucky在抬了抬眉毛后转身离去,几乎是离开门的瞬间,坐在一旁角落里的Steve拖动着手边的椅子站起身来,故意让这个动作因为急躁而引发噪声。




    Steve用眼角看到了修理工在动作发生的时候,抓着焊具的手指停顿了。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他朝对方走去,一边说道。




    Tony抬起眼向上看了一下,然后迅速的缩回,Steve看到有东西在对方眼神中瞥着略过。




    “嗯。”




    修理工用着那种软绵的语调,低声的回答道,然后他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直直的看向面前站着的高大男人。




    “有什么问题吗?”




    Steve盯着对方毫无恶意的双眼,那焦糖色的眼睛中是全然的迷惑,就像人畜无害的食草动物的眼睛,睫毛的阴影掩盖着底下纯良的眸子。


    此时,在他面前的前任亿万富翁穿着脏兮兮的衬衫,头发没有任何发胶的随意耷拉着,下巴上的胡子被剃去,留着些不着边际的胡茬。




    特别是眼睛,眼睛也与曾经不同了,像是足够软绵的泥土,带着毫无侵略感的味调。


    这个家伙看上去落魄却无比的妥帖,甚至看上去比曾经的Tony Stark还要年轻了许多。




    Steve在对方不解的眼神催促中叹着气的低下头,却又在抬头时,立即换成了严厉又冷酷的语调。




    “你知道吧,记忆缺失并不能够减轻你的刑罚。”




    Tony在这没头没尾的话语中瞪大了眼睛,随即无辜的眨着,像是被这无缘的冤屈给惊吓到了一般,那纯真无害的眼神几乎要让Steve心生愧疚了。




    然后修理工在愣住后沉默了一会,他的嘴角不易察觉的微微扬起,就仿佛冰雪消融,烟雾散去。




    一切都如同Steve所预料的那样,那焦糖色的眼神在肮脏的过往尘埃中掠过,像是掉落在地上打着滚的糖块,那眼神染上了杂质。




    Tony低下头,用沉默回答了那句对话。




    他的用手在工作桌底下摸索着,像是准备继续完成眼前未完的工作。




    这让Steve的耐心被消耗,他微微俯下身子,朝前面的人凑近。


    他预备抓住对方的手臂的动作在Tony忽然抬起的视线中停住了,同样抬起的还有对方手中的枪口。




    雷明顿M870,12号口径的霰弹枪,即使此时它面对的是美国队长,如此近的距离也足以造成惊人的破坏力。




    Tony扔掉了脸上假以辞色的友好,他抬着下巴,神情转而换成了带着悲伤的嘲笑。




    “那么精神病呢,精神病能不能让我减些刑”




    他正了正枪口,肆意的扯着嘴角说道。




tbc.






















终于把番外改的差不多了,大家凑活着看吧。:3

评论
热度 ( 475 )

© Starfish | Powered by LOFTER